新闻资讯

联系方式

广州市佰镀通风设备有限公司

地址:番禺区新水坑村新环村路16号

联系人:周家锋

手机:13570338624
电话:020-33967768

传真:020-34713715                
QQ:496518847

Emailbidufan@163.com
网  址www.bidufan.com

全国免费销售热线:
400-048-8854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资讯
业界资讯

谁有关于埃及之迷的一些描述啊?-轴流风机叶轮

  埃及之谜

  埃及之谜是人类史上最大的谜。

  它的神奇远远超过了人类的想象。在埃及共计大约110座大小中,最著名的就是吉萨高地的三大(The Great Pyramid、Pyramid of Khafre、Pyramid of Menkare),其中胡夫(奇阿普斯)又是埃及最大的。这座占地13.1英亩,由至少重2.5吨的近260万块巨石建造,共重625多万吨。是何人建造了如此宏伟的工程,一直众说纷纭。至今,主要有如下四种解释:

  猜测一:百万奴隶的结晶

  猜测二:混凝土浇灌的结果

  猜测三:失落文明的遗产

  猜测四:地外文明的杰作

  但是,以上理论没有一种完美到可以从真正意义上将解释清楚。(是否就意味着先前的研究者在思维的大方向上存在着误区?)

  2000年前“史学之父”希罗多德(Herodotus)曾记载,建造胡夫的石头是从“阿拉伯山”(可能是西奈半岛)开采来的。在建造胡夫时,胡夫所有的埃及人为他做工,他们被分成10万人的大群来工作,每一大群人要劳动3个月。古埃及奴隶是借助畜力和滚木,把巨石运到建筑地点的,他们又将场地四周天然的沙土堆成斜面,把巨石沿着斜面拉上。就这样,堆一层坡,砌一层石,逐渐加高。建造胡夫花了整整20年的时间。但是,近年来考古人员在附近发现了工匠居住的村落,那儿住过几千名工匠,食宿条件有充分。并且,还在所埋葬死者的随葬品中发现了大量测量、计算和加工石器的工具,这表明这些死者就是的建造者,而他们不可能是奴隶,因为奴隶死后不会被安葬。此外,考古学家还在墓穴中发现了原始的金属手术器械和一些死者在骨折后得到医治的痕迹,说明这些死者得到了很好的医疗待遇,而奴隶是不可能得到这种待遇的。此外,考古人员还在生活区内发现了劳工们的集体宿舍等生活设施的遗迹。通过对这些遗迹测算,只有大约名劳工参与建造,这就意味着希罗多德有关由百万名工匠建造的论断是不准确的。

  然而,疑问仍旧存在:的建造是一系列复杂而繁重的工程,根据估计,胡夫用了260万块石块。假设近万名砌石工人每天能将十块重达十吨的巨石推送上去,也须费时近700年,但事实上,一座约需二十年即可建成。到底在没任何起重工具的年代,工人如何快速地将石块搬运、砌迭。的外壁石块都精确地紧贴着,像利用激光切割的一样,甚至连一张名片也插不进去;即使以现代最先进的土木技术也很难以完成。建造的石块,是以木制的滚轴运送,可是尼罗河流域生长最多的只是棕榈树,而它既是埃及人不可缺少的食物,也是炎热沙漠中唯一的遮阳材料;古埃及人决不可能砍伐,而且棕榈树的材质比较柔软难以充当滚木。如果滚轴的确是木制!那么,埃及人很可能利用舰队由外输入木材,然而考古学家至今尚未找到运输木材的船只遗骸。古代埃及人如何把石块雕刻及砌成陵墓,陵墓内部的通道和陵室的布局宛如迷宫,石壁光滑,古代埃及人是用什么方法设计并挖掘雕刻它呢?要知道4500年前,那时候人类尚未掌握铁器。据测算大是由260万块每块重约10吨的石块堆砌成的。塔身的石块之间,没有使用任何粘合物,历经至少4500年的风吹雨打,其缝隙迄今仍相当紧密,一把锐利的刀也难以插入。如此精湛的工艺,出自4500年前古埃及的工匠或奴隶之手,的确令人难以相信。同样,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作为法老(Pharaoh)的陵墓自然实在难以置信,暂且不说这260万块巨石如何采掘,要完成此建筑所需时间长达近700年。如此简单的数字,相信法老都可以算出。他们又为何要建造这个自己无法享用的陵墓呢?

  因此,另一种解释就更具有合了。2000年法国化学家戴维杜维斯提出了惊人的见解;他认为建造的石料不是天然的,而是由人工将破碎的石灰石掺和一种矿物质粘结剂浇铸而成的。此理论的依据之一是他在一石料中发现了一英寸长的人发。之二是他发现石料中夹有矿物质和气泡。就采石场的岩石取样化验对比得知:天然石块是不会含有这两种物质的。是古埃及人利用木模逐层浇灌造石得来的。然而,问题并没有这么简单。戴维杜维斯的人造石说只不过解决了的石块搬运与垒砌问题,至于的真实建筑目的,所隐含中的大量的不可思议的神秘现象以及超高度文明迹象对于尚处于奴隶制发展阶段的古埃及王国来说的确显得难以至信。

  大作为人类史上最伟大最古老的建筑物之一,由其建筑技术上的高超、定位技术的精确,一直以来使惊叹不已:在平均边长9063英寸的底座上,四边互相的误差率还不到1%;现代建筑的一题“正直角技术”甚至被古建筑大师们游刃有余应用于的转角建构上,达到令人惊呀的“2秒之微”的误差;虽不是建造在正北纬30度在线,却也在非常接近的29度58分51秒,所存在的细微的误差是有意加上去的。(假设原始设计者希望以,而非心眼,从大的底边看到太空的极点的话,将大气中光线的曲折方式也计算在内后,大所在的一定要在29度58分22秒,而非30 度的不可。58分22秒与实际所在的58分51秒之间的差距还不到1分的一半。)

  美国大学派出科研人员前去考察。进入塔内之后,他们发现所携带的各种电子仪器几乎都失灵了。还有人试图通过X光透视大的内部构造,却发现根本无法得到影像。难道说大的设计者已经懂得了X光的透视原理,拥有防X光透视的技术与意识?

  在胡夫中,内部结构极为复杂和神奇,并饰以雕刻、绘画等。由于墓室和甬道里十分,这些精致的艺术作品需要光亮才可能进行,应是在利用火炬照明或者是在油灯下才能完成。当时如果真的是使用火炬或油灯,就必然留下一些“用火”的痕这。可是,现代科学家对墓室和甬道里积存了5000多年之久的灰尘进行了全面仔细的科学化验和分析,结果证明:灰尘里没有任何黑烟和烟油的微粒,没有发现一丝一毫使用过火炬或油灯的痕迹。由此可见,艺术家在胡夫地下墓室和甬道里雕刻、绘制壁画时,根本不是使用火炬或油灯来照明,而很可能是利用某种特殊的蓄电池或者其它能够发光亮的电气装置。距今5000多年前的古埃及人难道已掌握有类似于现代电灯的技术么?

  20世纪40年代,法国人布菲尔发现在形的构造物内,产生着一种无形的、特殊的能量,称之为“能”。这种无形的、特殊能量,能使塔内的动物尸体变成了木乃伊,食物不易腐烂,刀片保持锋利,鲜花能常开不谢,等等。

  天狼星是一颗不寻常的星星,它具有双重星球系统的身分:天狼星A便是我们看到的部分。另外还有天狼星B,围绕在天狼星A的周围,但因体积小,无法以看到,一直到1862年,美国天文学家艾尔文•克拉克(Alvin Clark)用当时最大、最新的望远镜,才发现了它的存在。这是人第一次看到天狼星B。然而,中的作者却早已具备了天狼星为双重星球系统的知识。他们又是如何知道的?

  ……

  随着考古发掘工作的逐步深入,有越来越多的表明就连传统上对于吉萨古建筑群在建筑时间的判定上都非常值得怀疑。

  首先,狮身人面像(Sphinx)很有可能并非是在卡夫拉期间修建的。之所以传统上的考古观点都认为它是由卡夫拉修建的,主要是因为公元前1400年法老图特摩斯四世在其脚爪之间放置的一块石雕上仅存的一行文字涉及到了“卡夫”这两个字,后人推测“卡夫”指的就是法老卡夫拉。另一方面,当初位于其附近的河岸神殿在出土时发现里面就有一座雕像将卡夫拉本人描绘成一个狮身人面像的神灵。可是,到了1905年,有关狮身人面像与卡夫拉之间的直接关系就显得站不住脚了。考古发现在古文献记载中古埃及所有者的姓名无一例外都有一个现在称为“徽印”的长方形外框。但是,美国大学的考古学教授J•H•布瑞斯蒂的德注意到,在“卡夫”这两个字外部没有古埃及用来圈住者名字的长方形或椭圆的图形,因此“卡夫”可能并非指一个法老的名字。而“卡夫”这两个字在古埃及文字中仅仅是“升起”的意思。1992年纽约学专家弗兰克•多明哥对埃及法老卡夫拉雕像的头部及狮身人面像的“人面”作了深入细致的研究,结果证明两者差别之大不可能是同一人,即“人面”不是卡夫拉。因此,先前考古学家对于它面部进行的主观诠释显然是错误的。另外,1992年8月来自大学地质学修奇博士(Robert M Sehoch)根据狮身人面像所受腐蚀的特点与程度同样也得出了一个惊人而又严谨的结论:狮身人面像至少在埃及历史上最后一次雨季的早期,也就是公元前7000至公元前5000年就已建成。狮身人面像的边缘比较圆钝,呈蜿蜒弯曲向下的波浪状,有的痕迹很深,最深达2米。另外上部的比较厉害,下部程度没这么高。这是典型的雨水痕迹。而狮身人面像在空气中的时间最多不会超过1000多年,其余时间被掩埋在沙石之中。如果真是建于埃及卡夫拉王朝而又被风沙的话,那么同时代的其它石灰岩建筑,也应该受到同样程度的,然而古王朝时代的建筑中没有一个有狮身人面像受的程度严重。而从公元前3000年以来,吉萨高原上一直没有足够造成狮身人面像的雨水,所以只能解释这些痕迹是很久远以前、吉萨高原上雨水多、温度高时的时代残留下来的。修奇博士的论点,在当年美国地质学会年度大会上,获得了3000名同行的一致支持。而事实上,它是由几乎一整块重达2000多吨的巨石所造,据埃及考古学家分析认为其在修建技术方面甚至要比其它已确定年代晚几千年的建筑都要高超的多。在埃及古王国建朝之前古埃及人难道有相应的社会组织来动员足够的人力从事此类大规模建筑工程吗?

  并且,在1998年的世界研究大会上,世界研究学者们普遍接受了一个新的推断。胡夫大石块间的纱浆经过C-14的检测,证明有5000年以上的历史,远远超过胡夫国王的第四王朝,完全可以断定,后人所说的胡夫在胡夫执政之前就已存在。(只是不知为何法老胡夫偏偏要将其作为自己的圣地?)

  从种种迹象表明:传统上对于埃及的认识与真实情况存在着相当大的差距。古埃及人能够完成此奇迹的建造的可能性常小的。所以,就有人把与神秘系起来,认为是地球前一次高度文明社会后的遗产,或者是诸如大西洲之类已经的人类文物的遗留物。亚特兰蒂斯(Atlantis)曾被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在《迪迈斯》(Timaeus)和《格利迪亚斯》(Critions)中记载过。大西队曾经征服过埃及。也就是说是大西国人将文明带到了埃及。还有某些生物考古学家甚至认为,地球的周期性气候变化会导致高级智能生物的周期起源和进化,生死,周而复始,最后一次大发生在6500万年之前。史前文明不幸于一场核大战或是太阳系运转到空间某个特定时地球上周期性出现的不适应人类的气候。亿万年的沧海桑田几乎抹去了一切文明痕迹,仅留下极少遗物,成了现代人类的不解之谜。

  然而,事实上此论断是根本经不住严谨的科学分析论证的。

  从埃及所表现出来的众多超高度文明迹象表明:其建造设计者所拥有的科技文明程度甚至远高于当今人类文明。但是,我们根据人类史学研究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任何一个发展的文明,其发展程度与其、人口数量、文明所影响的区域面积、资源以及能源的利用状况等诸多因素存在着密切的关系。如果地球上曾经存在过超越当今人类文明的史前文明,那么此类文明势必会在全球范围发挥出相当大的影响力,界各地都应该留下由此类文明所创造的城市遗迹、大量已开发过的矿产遗迹、由高度文明所产生的垃圾、以及人类骸骨化石……可是,地质学家和古生物学家在无论任何一个地质层中都没有找到相关充足的。更何况,此类论断也了的生物演化理论,地球上所有的演化均是由低等到高等循序渐进缓慢发展的,并且唯有现代人类才具备发展出高度文明的生理条件。此外,根据史料记载所谓的亚特兰提斯帝国就其发展状况只不过是处于奴隶制的鼎盛时期罢了,一个由君主奴隶制作为方式的古代文明怎么可能发展出甚至超越现代文明的科学技术呢?仅凭一次岛屿沉没或是一次大规模火山爆发怎么可能就能够轻易将拥有超越现代文明的远古文明彻底呢?

  由于建造之说尚有许多难以解释之处,所以,随着飞碟观察和研究活动越来越广泛,以人埃里奇•冯•丹尼肯(ErichvonDaniken)为代表的一些人把神秘的同变幻莫测的飞碟上的外星人联系起来。他们认为,在几千年前,人类不可能有建造这样的能力,只有外星人才有。有人认为是外星人作为飞碟的地标,是外星人到地球上来的一个降落地点,是停留站;是外星人的发电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座秘密,一个仓库储藏着开大辟地以来直到世界的历史上的重要文献;是天文台,用以观察,了解星辰的运行,占补未来;是多功能的计量器可用于测绘大量土地,可计算时间,确定一年月有365.2422天……

  但是,即便是“外星说”,同样也存在着种种疑问无法做出合解释。

  研究外星人的学者一直相信,远古的高度文明,是由外星人传来的。类似传言,在阿特兰提斯与玛雅文明等,都不绝于耳。古埃及人是否曾经接触过外星人,以古埃及这个重历史与教育的民族而言,如果真的接触过外星文明,断无可能在相关数据中找不到任何记载。随着埃及考古学家经过多年挖掘考证工作之后,越来越多的表明,古埃及人确确实实参与了的建造。在吉萨高原发掘出大规模的建造劳工的生活区遗迹,同时也发掘出相当数量的建造工具。如果是地外人造为何还要古人参与其中?

  那么,除此之外还可能会有哪一类超高度文明具有对此奇迹的创造施之以影响的可能性呢?以我们现有的知识领域来找寻,唯一真正值得考虑的就只有未来文明。要想证明未来文明与埃及有关,首先需要论证的就是“时间倒流”(Time-going-backwards)是否可以成为可能。

  有大量的事据可以证明的确存在“时间倒流”现象。近古学家在史前地质层中发现了大量的人造工具及人类遗迹,并测定了它们的年代,这些考古发现的年代测定结果表明,这些来自于远古世界的神秘物体其历史要比我们原先想象的要古远得多。

  1817年,考古学家HenryR.Schoolcraft和ThomasH.Benton在美国密西西比河西岸附近的一块石灰岩石板上,发现了两个类似人类(Phenanthropus Mirabilis)的脚印,长约10.5英寸,脚趾较分散,脚掌平展,与长期习惯于不穿鞋走的脚印相近。脚步强健有力,脚印自然,各种迹象均表明:其压痕是在岩石很软时踩上去的。据鉴定,这块石灰岩石板有2亿7000万年的历史。一位美国业余地质学家在美国内华达州的Fisher峡谷内,发现了一块带鞋印的化石。这个化石是由于鞋跟离开地面时所带起的泥土造成的,鞋印的保存出奇的好,并且这块化石的年代可以追溯到2.25亿年前的三叠纪石灰石。化石被发现的时间是1927年,不过当近期的科学家以显微摄影重现这个遗迹时,才发现鞋跟的皮革由双线缝合而成,两线相距1/3寸平行延伸,而这样的制鞋技术在1927年是没有的。考古博物馆荣誉馆长Samuel Hubbard针对这个化石下了这样的结论:“地球上今天的人类尚不能缝制那样的鞋。面对这样的,即在类人猿尚未开化的亿万年前,地球上已存在具有高度智慧的人……”而中国一位著名的化石专家海涛在新疆的红山也发现了奇特的类似人类鞋印的化石,距今约二亿七千万年。鞋印的印迹全长26厘米,前宽后窄,并有双重缝印。鞋印左侧较右侧清晰,印迹凹陷内呈中间浅两端深,形态酷似人类左脚鞋印。1938年美国肯塔基州柏里学院地质系主任柏洛兹博士宣布,他在石炭纪砂岩中发现10个与人类完全相同的脚印。显微照片和红外线照片证明,这些脚印是人足压力自然造成,而工雕刻。据估计,有人足痕迹的这些岩石约有二点五亿年历史。更早一些时候,有人在美国圣易市密西西比河西岸一块岩石上,曾发现过一对人类脚印。据地质学家判断,这块岩石约有二点七亿年历史。三叶虫是5.4至2.5亿年前的生物,早已绝迹。最为奇特的是业余化石爱好者麦斯特(William J.Meister,)于1968年6月在州羚羊泉(AntelopeSprings)的寒武纪沉积岩中发现了几块三叶虫化石。就在一只三叶虫的化石竟然发现一只的穿着便鞋踩上去的的脚印和一个小孩的脚印,长约10.25英寸,宽约0.5英寸,嵌在岩层中。经(Utah)大学著名的化学家MelvinA.Cook鉴定这的确是人的脚印。他叙述说,“当我用地质锤轻轻敲开一块石片时,石片“像书本一样打开,我吃惊地发现,一片有一个人的脚印,中央处踩着三叶虫,另一片上也显出几乎完整无缺的脚印形状。更令人奇怪的是,那几个人穿着便鞋!”之后,1968年7月,地质学名家伯狄克博士亲往羚羊泉考察,又发现了一个小孩的脚印。1968年8月,盐湖城公立学校的一位教育工作者华特,又在含有三叶虫化石的同一块岩石中发现了两个穿鞋子的人类足迹。1972年,在美国内华达州菲夏峡谷的三迭纪(1.9-1.6亿年前)石灰岩层中,发现了鞋印,且是双重缝印的皮底鞋印。1983年,土库曼斯坦国科学院的阿莫尼亚佐夫教授也在距今1.5亿年的岩石中发现了似人类的脚印化石。所有这些发现,经有关学者鉴定,均认为令人无法怀疑,是对传统地质学的严重挑战。州大学地球科学博物馆馆长马迪生,在记者招待会上说,那时候“地球上没有人类,也没有可以造成近似人类脚印的猴子、熊或大懒兽,那么,在连脊椎动物也未演化出来之前,有什么似人的动物会在这个星球上行走呢?”三叶虫是细小的海洋无脊椎动物,与虾蟹同类。在地球上存在时间从6亿年前开始,至2.8亿年前。而人类出现的历史与之相比,很短,至于穿上象样的鞋子不过三千多年 。这一切,又该作何解释?

  人类学会制造工具不过几十万年历史,然而,人们却从几千万年甚至几亿年前形成的矿石中发现人工制造的东西(OOPARTS)。16世纪,秘鲁的西班牙总督弗朗西斯哥•德•托列多的办公室里,放着一块从里面露出18厘米长铁钉的岩石,是某采石场亲自送来请教于他的。1844年,苏格兰特卫德河附近的矿工,在地下8英尺的岩石中发现藏有一条金线。1845年,英国布鲁斯特爵士报告,苏格兰京古迪采石场在石块中发现一枚铁钉,铁钉的一端嵌在石块中。1851年,美国州多契斯特镇进行爆破,从的岩床中炸出了两块金属碎片。这两块碎片合拢后,竟是一个钟形器皿,高12厘米,宽17厘米,是用某种金属制成,有点像锌或锌与银的合金,表面铸刻着6朵花形图案,花蕊中镶有纯银,底部镌刻着藤蔓花环图纹,当地报刊《科学美洲》(第七卷,p.298-299)誉为“精美绝伦”。1852年,苏格兰一处煤矿中,在一大块煤炭中发现一件形状像钻头的铁器,而煤块表面无破损,也找不到任何钻孔。1852年6月5日《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 )》以“过去时代的遗物(A Relic of a BygoneAge)”为题报道,在州Dorchester地区6亿年前的前寒武纪岩石层中发现了金属花瓶,是一种呈锌白色的合金,经测定,含有大量的银成份。1880年,地质学家J.D惠特尼对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太波山(TableMountain)的地下300英尺的地方挖出的各种石器工具作鉴定,发现有类似现代的杵一样的工具。据测定,发现这些工具的地层年代是在五千五百万年前。1885年,一处作坊的工人,在砸碎煤块时发现煤中有一个闪闪发光的金属物,是一平行六面体,两面隆起,其余四面均有深槽,形状规则,使人无法否认这是一个人造物体。1887年考古学家 FlorentinoAmeghino在阿根廷的海滨、一个叫MonteHermoso的地方,发现了350万年前的燧石、雕刻的骨头化石及古代壁炉等。1891年,伊利诺伊州摩里逊维尔镇一村妇在敲碎煤块时,发现煤里有一条 ,两端还分别嵌在两块煤中。这两块煤原来是一个整体,只是在敲碎时才分开。1928年,美国俄克拉何马州的一个采煤矿井发生爆炸,之后在现场发现一整面用方形混凝土块砌好的墙。从这个矿井所采到的煤属石炭纪,也就是说其年龄至少也得有2.86亿年。1961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奥兰恰市洛亨斯宝石礼品店3位合伙人兰尼、米克谢尔 和麦西,在一个海拔4300英尺的山峰上,找到一块化石。当他们用钻石锯开化石时,锯刃被坚强的东西弄坏了,打开后才发现,化石中包着一个“晶洞”,里面有一个像汽车火花塞一类的东西。中间是一条金属圆芯,外包一个陶瓷轴环、轴环外又有一个已变成化石的木刻六边形套筒,套筒外面便是硬泥、碎石和贝壳化石碎片。据地质学家估计,这块化石在5 0万年前就已形成。而50万年前又何来汽车火花塞? 人类懂得穿上衣服的历史至今不过4600年,世界各地发现并了2万年前的铁钉。在美国得克萨斯州GlenRose的拉克西河(Raluxy)河床中发现有生活在白垩纪的恐龙的脚印,考古学家们吃惊地在恐龙脚印化石旁十八英寸半的地方,同时发现有12具人的脚印化石,甚至有一个人的脚印迭盖在一个三指恐龙脚印上。把化石从中间切开,发现脚印下的截面有压缩的痕迹,这是仿制品无法做到的,显然不是假冒的。另外在附近同一岩层还发现人的手指化石和一件人造铁锤,有一截手柄还紧紧留在铁锤的头上。这个铁锤的头部含有96.6%的铁,0.74%的硫和2.6%的氯。这是一种非常奇异的合金。现在都不可能造出这种氯和铁化合的金属来。一截残留的手柄已经变成煤。要想在短时间内变成煤,整个地层要有相当的压力,还要产生一定的热量才行。如果锤子是掉在石缝中的,由于压力和温度不够,就不存在使手柄煤化的过程。这说明岩层在变硬、固化的时候,锤子就在那儿了。发现人造工具的岩层和恐龙足迹所在岩层是一致的,而其它岩层都没有恐龙足印和人造工具。难道这说明人类和恐龙的确曾生活在同一时代?在南非的克莱克山坡,矿工们发现了几百个金属球,而这些球所处的地层据考证有大约28亿年的历史。环绕铁球的凹槽十分精致,制铁技术专家认为很难解释成是自然过程形成的。1966年夏,美国地质勘探学家维吉尼亚•麦金泰尔博士在墨西哥鉴定了一批在麦阿科勒克出土的铁矛。起先估计这些铁矛的历史不到两万年。但测试结果表明是25万年。1968年,考古学家Y.Druet和H.Salti在法国的一个叫Saint-JeandeLivet的地方,在6500万年前的白垩纪地层中发现了一根金属管。1871年考古学家WilliamE.Dubois在美国伊利诺斯州(Illinois)的LawnRidge旁钻井时,在距地表114英尺深处发现了一枚类似于钱币的东西,据伊利诺斯州地质勘探局(IllinoisStateGeologicalSurvey)鉴定,其所处地层属于更新世(20~40万年前)。这些比成岩期还要早的人造金属物的清单还可以开很长很长……

  1921年在非洲赞比亚,人们发现了一个古尼德人的头骨,头骨左方有一个边缘平滑的圆孔,这圆孔唯有子弹射击才能形成。而据考证,古尼德人生活在旧石器时代中期,距今约有7万年。当时的人类,才刚刚学会使用石斧! 并且还曾经发现过4万前的牛羊骸骨中赫然的子弹穿过的痕迹。在秘鲁国立大学的博物馆里陈列着一块石头。刻着一个人像,穿着衣服,鞋子,戴着帽子,双手举着一个望远镜正在观察。完全是一副现代人的作派,可据考察却是年以前的作品。在南非的布兰堡,有一幅名为“白妇人”的壁画。画中妇人身着短袖套衫,紧身裤,戴手套,穿吊袜,脚穿便鞋。看过此画的人都会毫不犹豫地认为这是一幅现代画。人类发明衣服才只有三四千年的历史,但这幅古代墓画据考证至少有上万年的历史。

  随着前苏联的解体,一些机密档不断面世,科学家查阅到其中也有时光倒流的内容。1971年8月,前苏联飞行员亚历山大•夫驾驶米格21型飞机在做例行飞行时,无意中“闯入”了古埃及。于是,他看到了建造的场面:在一望无际的荒漠中,一座巍然矗立,而另一座刚刚奠起塔基……

  来自北约的绝密报告,报告中所描述的事实,同样令人匪夷所思:1982年,一位北约飞行员在一次从北欧起飞的飞行训练中,他的视野里,竟然出现了数百只恐龙,飞机竟然来到了史前非洲。一位北约飞行员在飞行途中,“误入”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战场。盟军和德军战机的飞行员都看见了他,他也看见了他们,仅仅1分钟后,他又回到了现实。

  1986年,一位美国飞行员驾驶SR71型高空侦察机飞越佛罗里达州中心城区时,突破“时空屏障”,来到了中世纪的欧洲上空。他在递交给军方有关部门的报告中这样说,飞机掠过树梢,可以感受到巨大的篝火发出的热浪,成堆的尸体令人触目惊心。专家们调查后指出:这位空军飞行员看到的是欧洲历史上发生著名的“黑死病”的情景。由鼠疫引发的瘟疫波及整个欧洲,成千上万的人倒毙街头。

  事实上,在对于“UFO”的研究中也同样存在着按以往理论所不能解释的现象。1957年的美国州,有人看到过从飞碟里走出来的与东方地球人一模一样的人,且表情丰富。在1973年11月3日晚的哥伦比亚长途电讯工程师卡斯蒂略看到两个酷似地球人中欧洲人的飞碟人。1976年1月12日贝洛奥里藏特市一对夫妇在一架飞碟上见过外形与地球人无异的人。上世纪80年代,原苏联莫斯科航空学院的Feliks Zigel博士在整理了约2万起

  之谜

  在尼罗河下游西岸的,大约80座。它们是古代埃及法老(国王)的陵墓。埃及人叫它“庇里穆斯”(pyra.mids)意思足“高”。从四面望去,它都是上小下大的等腰三角形,很像中文“金”宇,所以,人们就形象地叫它“”。

  一.浩繁的工程

  最大的是第四王朝法老胡夫的陵墓。它大约建造于公元前2700多年。塔高146.5米,相当于一座40层高的摩天大楼。塔基成正方形,每边长230.6米,占地约平方米。

  大由大约230万块大小不等的石块砌成。最轻的石块1.5吨,平均重量约2.5吨,总重量约684.8万吨。

  如果用载重7吨的卡车来装载,需要辆,如果把这些卡车一辆接一辆连接起来,总长度是6200公里,从我国的南方的海南岛到北面的漠河,或者从的帕米高原到东面的上海也摆不下。沿着长江的堤岸可以从上游的沱沱河摆到下游的吴淞口。

  比大仅低3米的第二大是哈佛拉,塔旁还雄踞着一尊巨大的石雕----人面狮身像。据说:公元前2610年,埃及第四王朝的第三位法老哈佛拉,巡视了自己的快要竣工的陵墓,发现采石场还有一块弃置的巨石,就命令石匠,按照自己的脸型雕刻了这座石像。/p

  石像高22米,长75米,头戴“奈姆斯”皇冠,额刻“库伯拉”圣蛇浮雕,下巴还下垂着五米多长的胡须。威严而又神秘。

  1798年,拿破仑占领埃及时,曾用重炮轰击人面狮身像,结果,狮身像岿然不动,只轰断了几根胡须,现在保存在英国博物馆里,拿破仑曾粗略估算,如果把胡夫•哈佛拉•孟考夫拉三座相邻的的石块集中,可以砌成一道3米高,一米厚的石墙,把整个法国权圈围其起来

  这么多的石块从哪里采的呢?据考证:一般石料,可能是就近取材。而用于外层的11。5万块上等白石灰石,则取之于尼罗河东岸的穆卡塔姆采石场;内部墓室的花岗岩,则至之500英里外的阿斯旺。

  采石、运输、下河、上岸,不仅需要大批的石匠、建筑工人、运输功人、水手,而且需要一批相当规模的工程师、施工员和管理人员、一支有足够的能力的军队,也是必不可少的。而且,他们要吃、要穿、要住、要消耗,这就又要有一支庞大的服务人员。当然,这不包括劳力较弱的老人、妇女和儿童,也不包括不劳而获的僧侣和贵族。

  据估计:支持这样的建筑工程需要5000万人口的国力,而一般认为,公元前3000年左右全世界的总人口也不会超过2000万人。

  何况,已经发现的有80座之多,即使像希罗多德在《历史》中所说的,30年完成一座,总计也需2400年,埃及承受得了这样浩繁,这样长久的消耗吗

  二.运输之谜

  最紧迫而又最现实的问题是运输问题。即使有足够的人力,也无法把这2.5吨到160吨的巨石运送到工地。用车载?用马拉?不行!那时的埃及没有马,也没有车。车和马是公元前16世纪,也就是建筑胡夫大以后1000年,才从国外引进的。

  有人认为是用撬板圆运法。但是这种方法需要消耗大量的木材,而当时埃及的主要树木是棕榈,无论是数量,生长速度,还是木质硬度,都远远不能满足运输的需要,而进口木材几乎是不可能的。

  有人认为是水运法。1980年,埃及吉萨古迹督察长哈瓦斯进行岩心取样,挖到l00多英尺深时,发现了一个至少50公尺深的岩璧,这可能是埃及第四王朝时开凿的港口。后来,又有人还发现了连通港口的水道。但是,没有滑轮,没有绞车,没有足够先进的起重设备,让这样笨重的巨型石块,下坡、上船、起岸,比陆地撬运还难。何况,水面和岩岸至少有50英尺以上的落差!而尼罗河西岸的又非得尼罗河东岸的石料不可!

  除了陆运、水运,难道他们空运不成?这真是一个谜。

  法国一工业化学家,从化学和微观的角度对进行了研究,他认为,这些石块并不是浑然一体的,而是石灰、岩石、贝壳等物质的粘合物。因为使用的粘合剂有很强的凝固力,所以人们几乎无法分辨出它到底是天然石块,还是人工石块。这当然可以恰当地解决运输困难的问题。但是作为旁证,在石块中发现的2.5厘米长的人发,还嫌太少;而这种杰出的粘合剂,不仅在古籍中没有记载,而且,这位化学家用了现代化的手段,也还没有分析出来。

  三.建筑之谜

  据说∶的设计师和建筑师,是历史上的第一个超越时代的天才伊姆荷太普.但是,他的“天才”超越时代太远太远,引起了我们理所当然的惊讶和怀疑。

  把一块巨大的凸形岩石平整成为平方米的塔基,是相当困难,他们在没有水平仪,没有动力设备,没有现代化测量手段的情况下,完成了塔基的勘测和施工。它的四条底边相差不到20厘米,误差率不到千分之一。它的东南角和西北角的高度,相差仅l.27厘米,误差率不到万分之…,它的东西轴和南北铀的力位误差,也不超过5弧秒,他们没有“尺”,仅会用胳臂作丈量单位,叫做腕尺(300#腕尺约等于155公尺),怎么能把塔建得这样精确?真叫惑不解!

  为了确保设计者还不用一根木料,不用一颗铁钉,因为,木质易腐,铁质易锈,都是坚固的隐患。石块与石块之间没有任何粘接物,然而却拼合得天衣无缝,甚至连最薄最薄的刀片也插不进去

  怎样把石块一层层垒上去,更是一个引人猜想的神秘课题。

  -有人说是运用一种木制船形工具,利用杠杆原理,将巨石逐步举高,一层一层垒砌而成。但是,能吊起几吨,几十吨,乃至l00多吨的支架、绳索从何而来?

  有人说是运用填沙法,沿着塔基填沙。沙围随着塔基升高,充当脚子袈,塔成之后,清除沙子。

  现在,让我们来做一道数学题:

  埃及金宁塔是一个下方上尖的方锥体,高l46米。塔基呈正方形,边长230米,问∶它的体积是多少?

  如果在它的外围围上沙子,形成一个可以运送石块的斜坡,斜坡的角度为30或25度,那么,它的底边将各是多少米?设∶它们的高度也是146米,各需多少方沙子?

  这样多的沙子从哪里来?而且,先填后毁运输量还要增加一倍。

  有人说是运用填盐法,方法同上,用后,只需用水将之溶解,无需搬走,但是,这么多的盐比沙于更不易得。何况,一扬暴雨,就会溶掉整个盐坡。

  有人认为是运用尼罗河泥砖砌成盘旋斜道,逐层止升,其结果与沙坡相近,只是,泥砖比沙子更不容易取得罢了。塔北距地面13米处有一个入口,从公元9世纪开始,盗墓者、探险者、考察者接踵而来,然而,它的塔内结构仍然是个谜。塔内有迷宫一般的通道和幕室。墙璧光滑,饰有浮雕。通道有整齐的台阶,脉络一样地向墓室延仲,直到很深很深的地下。墓室另有通气孔通到塔外。据说死者的“灵魂”可以从这些小孔里出人。奇怪的是,这两条气孔,一条对准天龙座(),一条对准猎户座(复活)。大概是灵魂飞升的处所。这样的墓室己发现三个,而考古学家认为,至少还有4个未被发现,这洋精巧的设计和构思,4000年前的古人能完成吗?

  最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无论哪座陵墓,都没有用火把之类的东西来照明的痕迹,考古学家现代化的仪器,分析了积存4600年之久的灰尘,没有找到炱,也没有找到刮掉烟炱的蛛丝马迹。要知道,这些仪器可以分析每一粒灰尘中的百万分之一的化学成分。那么,他们雕饰浮雕、清扫墓室、或者搬人同王尸体,决不可能在中进行,他们使用了什么照明手段呢?我们至今尚末发现。

  四.数据之谜

  7几个数字所显示的精确的等式,使考古学家、建筑学家、地理学家、物理学家都不解。

  等式一∶()自重×l0l5=地球的重量

  等式二∶()塔高×l0亿=地球到太阳的距离(1.5亿公里)

  等式三∶()塔高平方=塔面三角形面积

  等式四()底周长∶塔高=圆围∶半径

  等式五∶()底周长x2=赤道的时分度

  等式六∶()底周长÷(塔高×2)=圆周率(∏=.3.l4l59)

  谁能相信,这一系列的数据,仅仅是偶然的巧合?

  还有∶延长在底面中央的纵平分线,就是地球的子平线,这条线正好把地球的和海洋平分成相等的两半。还有,的塔基正位于地球各引力中心。

  还有,大的尺寸与地球北半球的大小,在比例上极其相似。因此,有人推断埃及人在4000年前就已经计算出了地球的扁率。

  还有,地球两极的轴心每天都有变化,但是,经过年的周期,它又会回到原来的,而的对角线之和,正好是.6这个奇怪的数字。

  人们知道∶在建成l000年以后,才出现毕达哥斯拉定律;3000年后,祖冲之才把圆周率算到如此精确的程度,而直到16世纪,才有比较精确的计算;在建成4000年后,哥伦布才发现“美洲”,人们对世界的海陆分布才有初步的了解;在建成将近5000年后的今天,我们才能测算出地球的重量,地球和太阳的距离……然而,4500年前的古人。怎能有如此精确的计算呢?/p

  五.之谜

  据说∶古代世界有七大奇迹,随着岁月的流逝,有的倒塌了,有的消失了,只有岿然傲立,。其中的奥秘又是什么呢?

  先让我们来做一个实验吧:把一定数量的米、沙、碎石子,分别从上向下慢慢的倾倒,不久就会形成三个圆锥体,尽管它们质量不同,但形状却异常相似。假如你愿意测量--下,他们的锥角都是52度。这种自然形成的角是最稳定的角,人们把它称为“自然塌落现象的极限角和稳定角”奇怪的是正好是5l度50分9秒。说明它就是按照这种“极限角和稳定角”来建造的。沙漠的风是暴历的。由于独特的造型,凌厉的风势不得不沿着塔的斜面或梭角缓缓上升,塔的受风面由下而上,越来越小,在到达塔顶的时候,塔的受风面趋近于零,这种以逸待劳、以柔克刚的独特造型,把风的力化解到最小程度。

  人们还知道,磁力线的偏向作用可以使地面建筑,甚至高山崩溃,而这座塔基正好处干磁力线中

  心,它随着磁力线的运动而运动,随着地球的运动而运动,因此,它所承受的振幅极其微弱,地震,对它的影响也就不大了。

  52度“角”,方锥体的“形”,与磁力线同步运动的“位”,是稳定之谜。但是,有谁能告诉我们∶4500年前的古人,怎么知道52。角是稳定角?怎么知道用方锥体来化解沙漠风暴?又怎样知道把庞大的塔基奠定在磁力线中心?

  六.微波谐振腔体和波.

  人总是要死的,但是,为什么要花费这样多的劳力,消耗这样多的钱财,为自己建造一个尸体贮存所呢?除了国王们势在必然的豪华奢侈外,有没有其他的原因呢?

  有。科学家们研究表明,的形状,使它贮存着一种奇异的“能”,能使尸体迅速脱水,加速“木乃伊化”,等侍有朝一日的复活。

  假如把一枚锈迹斑斑的金属币放进,不久,就会变得灿灿;假如把一杯鲜奶放进,24小时后取出,仍然鲜美清新;如果你头痛、牙痛,到金宁塔去吧,一小时后,就会消肿止痛,如释重负;如果你神经衰弱,疲惫不堪,到里去吧,几分钟或几小时后,你就会焕发,气力倍增。法国科学家鲍维斯发现,在塔高三分之一的地方,垃圾桶内的小猪、小狗之类的尸体,不仅没有腐烂,反而自行脱水,变成了“木乃伊”。他按照的尺寸比例,做厂一个小型。也同样取得丁防腐保鲜的效果,这种家庭用的小型曾经在美国畅销,洪防腐保鲜和试验之用。捷克的无线电技师卡尔。德尔巴尔根据鲍维斯的发现,创制了“金宁塔”刀片锋利器”,井在l959年获得了捷克颁发的“专利权”。

  埃及科学家海利也做了-个实验,他把莱豆籽放进后,同一般莱豆籽相比,出苗要长4倍,叶绿素也多4倍

  l963年,俄克拉何马大学的生物学家们断定∶己经死了好几千年的埃及公主梅纳。她诩诩如生的上的皮肤细胞,仍具有生命力。

  最使人毛骨惊然的是埃及考古学家马苏博士的宣布∶当他经过4个月的发掘,在帝王谷下27英尺的地方打开一座古墓石门的时候,一只大灰猫,拔着满身尘土,拱起背,嘶嘶地叫,凶猛地向人扑来。几个小时以后,猫在实验室里去世了,然而,它地它的主人,守了4000年。

  有的科学家认为∶的结构是一个较好的微波谐振腔体,微波能量的加热效应可以杀菌,并且使尸体脱水,而在这个腔体中,可以充分发挥微波的作用。可是,4000年前的法老,怎么知道利用微波呢?

  有的科学家认为∶任何建筑物都可以根据它们的外部到形状而吸收不同的字宙波,内的花岗石具有蓄电池的作用,它吸收各种字宙波并加以储存,而外的石灰石则可以防止宁宙波的扩散。金宇塔内所产生的那种力量的能,正是波作用的结果。但是,4000年前的法老,怎么能认识波,并且发现字宙波与石质的关系呢?

  七.法老和核废料

  如果仅仅以为是生命和能量的源泉,那就错了,又正以它神秘的恐怖手段,人们进一步地探索。

  I922年,人们发掘了公元前l8世纪去世的图坦卡蒙国王的陵墓,墓穴人口处赫然写道∶“任何盗墓者都将遭到法老的!”

  科学家理所当然地“法老的”,然而厄运和灾难却一再证明法老的的效力。

  先是发掘的领导人之-一卡那公爵被蚊虫咬了一口,突然发痈去世。接着,参观者尤埃尔因落水溺死,参观者美日铁大王因肺炎瘁死,用x光机给国王木乃伊拍照的新闻记者突然休克而死,另一名发掘者。肯塔博士的助手麦克、皮切尔先后去世,死因不明,皮切尔的父亲跳褛,送葬汽年又压死了一名八岁儿童。在发掘后三年零三月的时间内,先后有22名与发掘有关的人神秘地去世。

  胡夫上也有一段的铭文∶“不论是谁了法老的安宁,死神之翼将在它的头上。”

  开罗大学伊瑟门。塔亚博士认为∶木乃伊体内存在着一种曲霉细菌,感粱者导致呼吸系统发炎,皮肤上出现红斑,最后呼吸困难地死亡。

  美国《医学月刊》曾刊登一篇调查报告∶l00名曾经到过观光的英国游客,在末来l0年内死于癌症的,竟达40%,而且,年龄都不大。而那些胆大妄为,胆敢爬上顶的人,都很快出现昏睡现象,无一生还。

  最近,迈阿密贝利大学的化学教授达维多凡从中检验出衰退的幅射线,很显然,这正是英国游客致癌的主要原因。但是,外却没有。可见,的结构可以防止放射线的外泄,因此,他提出了一个最为新颖的推断

  是史前外星人的核废料储存所。

  古埃及之谜

  谁建造了

  世界上有“七大奇迹”,埃及的被誉为“七大奇迹”之冠,

  其中最为壮观的一座叫胡夫,它建于公元前2600年左右,

  高约146.5米,塔基每边长232米,绕一周约1公里,塔身用230万

  块巨石砌成,平均每块重2.5吨,石块之间不用任何黏着物,而由

  石与石相互垒积而成,人们很难用一把锋利的刀片插入石块之间

  的缝隙,时近5000年,经历了多少个世纪的风风雨雨,它仍傲视长

  空,巍峨壮观,令人赞叹!

  内部结构图

  庞大的,其内部空间仅为整个体积的百分之一。

  埃及现80座。这些大大小小的雄奇建筑,分布于

  尼罗河两岸。

  胡夫大耸立于开罗以西10公里外的吉萨高原。那儿

  荒沙遍地、碎石裸露,是一片不毛之地。在这种地方修筑这样一座

  显然并非出于实用目的的建筑,设计者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据研

  究这座可以在风沙弥漫中

  是用什么办法设计它的?陵墓的通风道倾斜深入多层地下,石壁

  光滑,刻以精美华丽的浮雕,令游人叹为观止,但谁也弄不清古埃

  及人何以掌握如此精湛的挖掘雕刻技巧,不知他们运用怎样精良

  的加工工具。要知道4500年前,那时候人类尚未掌握铁器。

  令专家们更不可思议的是建造这座,需要多少劳动力?

  据估计建造时,埃及当时的居民必须是5000万人,否则难

  以维持工程所需的粮食和劳力。当专家翻开世界历史的册页时,

  便发现问题更难以让人理解了,公元前3000年全世界的人口只有

  二千万左右。

  进一步研究的情况还表明,众多的劳动力必须在农田上耕耘,

  以旷日持久的工地上有足够的粮食。而地势狭长的尼罗河流

  域所能提供的耕地,似乎不足以维持施工队伍的需求。这支施工

  队伍少在几十万人,最多时可达百万人之多,他们之中不仅要有工

  程人员、工人、石匠,还要有一支监护工程施工的军队、大

  有庞大的船队,光说陆运输的马车,还是在建成后的900

  年,才出现在埃及的土地上。

  据测算大是由260万块每块重约10吨的石块堆砌成

  的。塔身与石块之间,没有任何水泥之类的黏着物,历经4500年

  的风风雨雨,其缝隙迄今仍相当严密,一把锋利的尖刀都难插入。

  如此精湛的工艺,出自4500年前古埃及的工匠,或者奴隶之手,的

  确叫人难以置信。

  其次,认为仅仅是埃及法老陵墓也同样是让人难以接

  受的。暂且不说这260万块巨石如何采掘,单说把它们堆砌起来

  就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如果每天筑砌10块巨石,那么,完成

  这个建筑所需的时间为26万天,即700年的时间。我们还可以加

  速工程的进程,如果每天筑砌100块巨石,那么,完成这个建筑所

  需时间为2.6万天,即70年。如此简单的数字,相信埃及法老们

  是可以算得出来的,那么,他们为什么要建造这个自己无法享用的 .

本文由广州佰镀通风设备有限公司整理收集发布,本公司提供最专业的玻璃钢风机,防腐风机,废气吸收塔和酸雾净化塔等环保通风产品,欢迎咨询全国免费销售热线: 400-048-8854 。

相关阅读:

·防腐风机厂

·防腐风机

·消防风机

分享到:
点击次数:  :2013-06-22 09:36:47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