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联系方式

广州市佰镀通风设备有限公司

地址:番禺区新水坑村新环村路16号

联系人:周家锋

手机:13570338624
电话:020-33967768

传真:020-34713715                
QQ:496518847

Emailbidufan@163.com
网  址www.bidufan.com

全国免费销售热线:
400-048-8854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资讯
业界资讯

黄河灌渠排污 石药中润内蒙被令停产-双速消防排烟风机

  在托克托工业园区,“全国最大的青霉素原料药生产”3月底进入半停产状态。生物发酵企业超标污染物排放曾在这个园区里潜行8年,终于迎来当地环保部门的强势治理。《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该园区生产和排污的重要企业——石药中润公司(下称“石药中润”)被当地环保部门责令停产治污。

  作为国内主要的青霉素生产商之一,石药中润公司低成本生产的模式,在当地环保风暴下,已难以为继。但比此更应引起注意的是,现行工业废水检测中并不包含抗生素一项,而中国是占据全球95%青霉素原料的生产国。

  环保欠账

  托县累计用于生物发酵企业的环保治理资金达到2.1亿元,如再加上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投入的2.7亿元,远远超过发酵企业缴纳的3.3亿元税收。

  治污成本高昂,“抗生素原料药生产大户”的旗帜还要不要打下去?

  根据托县向记者提供的污染治理规划材料,整个工程需投入近12亿元,其中投入部分为6.6亿元。

  2012年,托县财政收入为23.2亿元。

  生物发酵制备抗生素药物行业在2005年被国际制药巨头纷纷放弃,同年,中国制药企业一哄而上,捡拾到这一高污染产业。华药、齐鲁、哈药、石药都成为生物发酵制抗生素类原料药的“大户”。目前,世界抗生素原料药90%来自中国。

  但生物发酵制药也许真的不能算个好产业。

  托县抱怨,“自2004年以来,托县累计用于生物发酵企业的环保治理资金达到2.1亿元,如再加上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投入的2.7亿元,远远超过发酵企业缴纳的3.3亿元税收。”生物发酵企业“总体经济效益不佳”。

  而今年,园区大户石药中润已经在亏损,治污投入却需再增加六七亿元。

  苗战胜向记者介绍,在整个托县工业园区的综合整治方案中,对石药中润公司废水、废气和固体废物治理是重中之重。

  在近几年限产状态下,园区日排污水1万到1.2万吨,石药中润日排污水量为3000吨。石药中润现有的废水治理方式是环保设施集中在末端,生化系统投资大,废水有效停留时间长,导致废水处理很难达标。方案分析道:如果“采用物化方法强制达标处理”,废水处理成本高达35~45元/吨,日处理废水成本即达12万元。“企业难以承受。”

  抗生素残留无标准

  现有的针对制药厂废水的检测项目中,没有抗生素这一项,就像三鹿事件发生时,牛奶检测项目中没有三聚氰胺这一项一样。

  石药中润公司被停产整顿。图为公司办公楼。

  2013年托克托县(以下简称“托县”)春灌开始时,农用灌溉渠终于不再排放污水。排污大户石药中润停产了。

  4月22日,是托县开始放黄水河灌青苗的第三天,主力罕村的李美英正在地头浇水。李美英告诉记者,灌溉渠在四五天前放水冲刷了一番,将渠里积蓄的工业臭水冲洗干净,他们才敢引水浇地。

  托克托工业园区以石药中润为主的企业超标污水,从晾晒池(氧化塘)接通管道,长年“借用”农用引黄灌溉渠,排放在引黄灌溉渠里。只有在每年4至6月份灌溉渠引黄浇地时,才可能停排一段时间。李美英担心像往常年一样,企业会长时间不排污水,“不定哪天憋不住,就偷掺在黄河水里了。浇了地,苗就发黄枯萎。”

  李美英不知道,今年和往年有所不同:在农灌之前,工业园区10个涉水企业所有涉及污水排放的车间已经停产。

  石药中润公司综合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对停产整治这件事,石药中润不接受采访;石药中润整治情况向托县一天一报,任何问题可向托县县委宣传部门联系。

  托县环保局办公室主任苗战胜说,石药中润等10个生物发酵类企业,从3月底就被责令停产整顿。2012年8月,县委托专业机构做了一个工业园区《综合整治方案》(以下称“方案”),县要求园区企业按此整治;三废排放达标了,可以开,达不了标,就不要开了。

  苗战胜说,这次整治应该不同往常。自治区和国家环保部也都知晓此事,园区管委会主任肖文伟被叫到环保部学习去了,自治区环保厅的工作人员已进驻很长时间。托县县委杜延峰不止一次“算账”:这些制药企业缴纳的税收,远远不够用于对这些企业的治污费用。

  石药中润公司是石药集团有限公司(1093.HK,3月8日改为现名。原称“中国制业”)全资附属公司,2005年1月在托县建立投产,主产维生素C、青霉素G及7-ACA。石药中润和石药中诺药业(原石药中润制药)并列为石药原料药最重要的生产,号称“全国最大的青霉素生产”。石药集团公开资料称,石药集团维生素C年生产能力达到了吨,青霉素工业盐年生产能力达到吨,居全国第三位,6-APA和阿莫西林生产能力全国第一,7-ACA生产规模达到1600吨/年,生产规模居世界前列。6-APA正是青霉素工业盐、酰基酶裂解后得到的重要中间体,各制药厂所产青霉素工业盐的75%左右都用来做6-APA和7-ADCA,并从这两种中间体最终制成市场上主要的抗生素药物。

  2012年8月,县委托专业机构做了一个工业园区《综合整治方案》,县要求园区企业按此整治。

  停产治污

  通过黄河灌渠,石药中润排放污水。

  这些“很难达标”的污水中,含有大量杂环和羟基化合物等难以生物降解,在源头上处理不掉的这些物质,又不是二级污水处理厂和氧化塘处理项目,最后通过灌溉渠排向滩地。

  未实现达标排放的污水中是否含有抗生素残留,是更值得关注的问题。但这个疑问目前无解。苗战胜说,现有的针对制药厂废水的检测项目中,没有抗生素这一项,就像三鹿事件发生时,牛奶检测项目中没有三聚氰胺这一项一样。

  将村民逼离家园的恶臭气味,方案中也有提到,称其来自发酵废水中所含玉米浆、蛋白、残留菌丝、糖、二氯甲烷、有机杂质等物质;臭气还有另一来源,是废水处理装置在运行过程中产生的挥发性的有机废气硫醇、醋酸、硫化氢等物质。废水处理后形成的污泥没有清理,或清理出来临时堆放,也产生臭气。

  找到病根后,方案确定了新的治污方法:首先从车间源头用萃取氧化技术对污水做预处理,去除杂环和羟基化合物。这样综合处理成本能比现有装置低一半以上。这需要新上一批设施,投入近千万元。苗战胜说,按这一方案整治之后,石药中润废水将不再排向农业灌溉渠,氧化塘是废水的最终消化地。通过晾晒蒸发,直到废水都变成干物质——盐,最后将盐收集处理掉。

  石药中润面临的另一个亟须处理的重要污染物是发酵类菌丝废渣和废水处理中产生的污泥。

  按照《国家废物名录》《废物鉴别标准》《制药工业污染防治技术政策》等,这些固体废物需要做出识别和鉴定,消除,而目前这些工作都没有做过。

  对石药中润的整治,其大部分和最重要部分,在今年即要完成。污水处理预处理实验在记者采访时也进入到中试阶段。但综合水、气、固体三类废物整治的巨大建设和运转费用,石药中润能否最终承受,现在还是一个疑问。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石药中润及其他9家生物发酵企业目前大力整治的只是地面“三废”污染,托县全境地下水已无法饮用的现实还没有纳入本次整治范围。托县地下水受污染情况现在尚没有监测数据,地下水污染的程度如何、和现有地面污染物的关系是什么以及如何治理、治理费用是多少、应由谁来解决,这是托县面临的又一个难题。

  托县环保部门某专业人士向记者透露,石药中润早就想调整产品结构,通过产业升级、多做成品药摆脱“抗生素原料大王”的困局,但它能否有足够财力和市场机会完成这一转型,就无人得知了。

  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本文由广州佰镀通风设备有限公司整理收集发布,本公司提供最专业的玻璃钢风机,防腐风机,废气吸收塔和酸雾净化塔等环保通风产品,欢迎咨询全国免费销售热线: 400-048-8854 。

相关阅读:

·防腐风机厂

·玻璃钢风机

·酸雾净化塔

分享到:
点击次数:  :2013-06-22 10:31:34  【打印此页】  【关闭